完善多国部队联合反恐机制

  完善多国部队联合反恐机制

  从近年来国际恐怖主义活动看,恐怖势力跨区域流动增强,恐怖袭击新手段新样式层出不穷,全球暴恐活动呈高发态势。实践表明,多国部队联合反恐需要克服反恐理念、协商途径、联合指挥、行动协同等方面存在的困难和挑战,建立互信合作、科学高效的多国部队联合反恐机制,这对于有效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维护地区和世界安全稳定具有重要意义。

  加强务实互信的战略战役磋商。多国部队联合反恐作战前,需要通过有效的磋商沟通统一思想、达成共识,为遂行任务奠定基础。在组织上,强化地区性国际组织主席国的主导作用,组织各参战国指挥机构的主要筹划组织人员参加,按照前中后三个阶段由浅入深实施。在内容上,突出在反恐联合作战的目的、作战指导、力量组成、组织指挥、协同支援和保障关系等重点方面达成共识,必要时可对战术、技术层面的关键问题进行研究。在形式上,除了战前磋商外,作战中遇有作战指导和作战兵力等重大问题调整时,各国指挥员应及时根据本国战略战役指挥员意图,共同磋商确定相关事宜,确保作战顺利实施。

  成立灵活高效的指挥协调机构。成立指挥机构是建立联合反恐机制的关键,可综合考虑各国政治、经济和技术手段等实际情况,成立不同类型的指挥协调机构。第一种类型,常态运行高度融合的联合指挥机构。这是最理想的状态,此模式下多国指挥人员平战结合,利用既设指挥平台,实施联合指挥。第二种类型,以主体参战国为主的联合指挥机构。通常以主要参战国部队指挥机构为主成立,利用其指挥平台,吸收其他参战国部队的部分指挥人员,统一筹划组织和指挥控制作战行动。第三种类型,以反恐所在国为主的联合指挥协调机构。当反恐任务紧急、持续时间较短,可建立以所在国为主、各参战国部队有关指挥人员参加的联合指挥协调组,统一协调各参战部队主要作战行动。  

  保持及时共享的情报信息互通。情报和通信,是实施多国部队联合反恐作战的基本条件,也是多国联合作战的难题。首先,多途径合力获取恐情信息。联合指挥机构应充分利用多国部队各种侦察情报手段和渠道,发挥各自优势,积极搜集恐情信息。同时明确规定各方搜集情报的任务重点、目标范围,以及传输、汇总、会商和研判等方式方法,实现情报信息共享。其次,多样式灵活构建通信体系。当以主体参战国为主建立联合指挥机构时,以其指挥信息系统为基础,沟通其他参战国部队的通信联络;当以反恐所在国为主建立联合指挥协调机构时,应由该国为主提供保障,通过技术磋商,制订联合通信计划,建立各方之间通信联络。

  组织常态深入的反恐联演联训。近年来,以反恐为主题的联演联训活动,已经成为各国军队交流的重要平台,对促进参与国互信合作、提升能力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今后多国之间的反恐联演联训,步子还可以迈得更大一些。形式上,不仅可以有实兵演习、指挥机构演习,还可以有联合专项训练和比武竞赛等。类型上,不仅可以有海上反恐、城市反恐,还可以有山地反恐、边境反恐等。在规模上,不仅是多国力量参加,而且是多国多军兵种,增加兵力兵器数量,真正成为多国联合作战。

  开展形式多样的文化交流互鉴。近几次国际反恐战争实践表明,若片面追求军事行动胜利,而忽视文化交流的促进引领作用,只能事倍功半,容易出现越反越恐的现象。多国部队联合反恐,应尊重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社会团体的文化习俗、生活习惯和宗教信仰,包容、理解和支持其信仰和习俗,积极开展文化交流互鉴,多方式组织反恐理念、反恐制度、反恐文化等方面的交流,拉近距离、增进互信,确保认识一致、思想一致、行动一致,深层次凝聚联合反恐的思想共识。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