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伟:庞青年的“水车”梦

  庞青年生产的加水就能跑的汽车,在南阳下线啦。消息传出来,全国人民又笑了。

  上一次全国人民的笑声,是在2017年8月,青年汽车宣布全球首辆水氢燃料车正式下线,并宣称“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就能行驶。而就在那个时候,青年汽车集团旗下的青年莲花已经进入了破产阶段。

  数起来,这已经是“水车”第二次下线。只不过这次是在南阳。

  社会公众、各方的专家,其中包括院士们的质疑声纷至沓来。南阳当地政府也要求庞青年提供解释。这让前两天刚刚离开南阳回到浙江的庞青年不得不紧急返回南阳。这次的场面很壮观,全国各地媒体云集南阳,想一睹“水车”的究竟。

  我也很期盼地等待着现场媒体记者们揭开这辆神奇“水车”的秘密。毕竟现在油价是如此昂贵,养车成本如此高,要是喝水就可以跑的汽车生产出来,那可是我等百姓的福音。更何况,庞青年特别说明了,就连海水或者污水脏水都可以灌进去当能源——这是多好的车呀,如果开长途,开到半道没水了,一脚刹停路边,灌几桶路边的泥塘水,嘟嘟的又开走了。还有更关键的:节省油钱不说,开着这样一辆“水车”上路,连矿泉水也不用买啦,矿泉水的钱也节约了,因为那“水车”里的水变成氢气后,分解过的排放出来的水可以直接饮用。那不是相当于自动生产矿泉水嘛!

  然而,终于等到媒体铺天盖地的现场视频和新闻文章了,迫不及待地阅读过后,我还是大失所望、莫名所以。除了视频里那个粗糙的水制氢的几个罐子和焊接的铁架子外,我基本没有搞清楚这个“水车”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技术到底是否可靠等等。看见那几个罐子和焊接粗糙的铁架子,我心里直打鼓:这就是全球最先进的高科技啊?

  更令人尴尬的是,记者放了一个矿泉水瓶子,希望能有直接饮用的水流出来。可是,10多分钟竟然没有挤出哪怕是一滴水来。

  而镜头下的庞青年,那眼神、那身体语言,那略显凌乱的头发,总觉得让人不踏实——有底气的、技术根底扎实的企业家,应该不是这个样子的吧。

  我确实弄不明白,这辆“水车”到底技术情况如何,到底性能如何,甚至,到底存在不存在?当然,全国公众和我也不可能弄明白。

  可是,我更弄不明白的却是,为什么庞青年一说起的他的“水车”,公众会笑起来呢?

  我认真一想,可能是大家觉得这样的故事,是在挑战老百姓的智商吗?而更主要的是,庞青年这么些年有很多让人们大跌眼镜的事情。

  这不,马上各路媒体记者就立即翻检出了庞青年的公司所涉及的各种陈芝麻烂谷子的官司,甚至查出了他被作为失信人名单的很多往事来了。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的风险信息不断,其风险信息为686条,被执行人信息为29条,失信信息为46条。今年1月7日、8日,其分别被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和常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人,另一家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还有72条股权冻结信息。甚至实控人庞青年本人也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以及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据上海证券报报道,2017年2月,工信部针对新能源汽车骗补企业开出罚单,金华青年汽车作为骗补车企受到行政处罚,取消了骗补产品的生产资质,暂停公司申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的资格。

  事情就很明白,对于这样一家基本上就没有太多的信誉的企业、或者在商誉上有着大量劣迹的公司,再加上人们熟悉的庞青年所谓“噱头式营销”,人们一听到他的相对离奇的故事,第一反应本能地就选择“笑了”。

  《淮南子》中说:“马先驯而后求良,人先信而后求能”。信,是“能”的首要条件和前提。我们可以举一个相反的例子,比如,任正非先生说的每一句话,公众们会去“笑了”吗?当然,我们都会“笑了”,但是,那是完全信服的笑,是完全赞叹的笑,是由衷景仰的笑,或者是自豪的笑。而不是对庞青年的那个“笑了”。同样的是“笑了”,但是这笑里所包含的“馅料”是完完全全不同的。

  为什么会如此呢?这就是隋朝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王通在《文中子·周公》里告诫世人的那句话:“推人以诚,则不言而信矣”。有些人越辨越让人觉得虚伪,有些人哪怕不说话也会让人非常信任。其实,就是“推人以诚”。其实最终就是一个人的道德品质、人格气质的问题。

  在今天这样的商业社会,一个人,一个企业的商业信誉和诚信记录,从某个层面来说,就是企业的生命。

  从这个角度来看,其实我就理解和明白了5月25日在各路媒体记者镜头和视频中庞青年那略显疲惫的眼神和凌乱头发的原因了。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