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茉莉花交响乐团“圈粉”记

  这支成立于上世纪50年代的老牌职工交响乐团在市工人文化宫的支持下重获新生,正以越来越高的频次活跃在职工文化舞台上——
  上海茉莉花交响乐团“圈粉”记
  工人、教师、法官;90后、新青年、老艺术家……乐团心系职工文化生活,歌颂祖国、歌唱劳动

上海茉莉花交响乐团“圈粉”记

上海茉莉花交响乐团“圈粉”记

上海茉莉花交响乐团“圈粉”记

上海茉莉花交响乐团“圈粉”记

  11月24日晚,在全场大合唱《征服天堂》的歌声中,第七届上海合唱节展演拉开帷幕。一支支从市民中走出的合唱队登上舞台成为主角,何剑平、郑会武等老一辈指挥家甘当“绿叶”,为合唱喝彩。而为盛会伴奏的是一支双管制职工交响乐团——上海市工人文化宫茉莉花交响乐团。

  国庆节前夕,这支职工交响乐团举办了一场以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为主题的专场音乐会,中国著名作曲家何占豪、上海音乐学院教授盛利、上海音协管乐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曹化勤等音乐界“大咖”欣然共襄盛会。

  ……

  这支成立于上世纪50年代的老牌职工交响乐团重获新生,正以越来越高的频次活跃在文化舞台上,不断扩大自身的朋友圈,“圈粉”更多的职工、艺术家加入进来,共谱属于职工的华美交响篇章。

  “圈粉”职工音乐人才

  “乐团前身隶属于由上海市总工会组织的上海市工人业余艺术团,1955年初步形成标准规模的交响乐团,团员除了一线的产业工人外,还有教师、医生等各行各业的职工。30年间,交响乐团出现在很多‘高大上’的时刻,如:外宾接待、两会开幕、东亚运动会开幕式等。期间,共有15位国内知名人士参与过乐团的辅导与演出工作,如:黄贻均、郑德仁、丁芷诺、林友声等。” 郭家豪介绍说。

  “这么年轻啊!”在上海市工人文化宫,这是许多人见到乐团团长郭家豪后的第一个强烈感受。2016年,这位刚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的硕士生,就被上海市工人文化宫聘用,担负起职工交响乐团恢复重组工作。

  “在上世纪90年代,由于种种原因,乐团停摆,几无演出的机会,尤其是弦乐人才流失殆尽。2017年,为重塑乐团辉煌,市工人文化宫启动重组,提供专项资金和一流场地,支持乐团打造专业队伍,并邀请了上海歌剧院、上海音乐学院多位专家为乐团指导业务。”市工人文化宫艺术部部长、茉莉花艺术团团长赵明说,没想到仅仅2年,就成功组建了双管编制的交响乐团,超越了50年代的规模,可见上海职工音乐人才底蕴之深厚。

  “起步阶段的圈粉工作,基本靠团员相互介绍,多方打听的笨办法。如与工会主席们聊天询问有器乐演奏特长的职工。有时候在参加职工展演的活动现场遇见有人会器乐,我也会主动询问是否愿意加入团队。平时闲逛乐器店时,也不忘向老板打听,小提琴手小谢就是这样找到的,她如今已是乐团的元老了。只要用心去找,会发现这样的人才在上海还是比较多的。” 郭家豪说,目前的乐团中青年团员比例达七成,人才梯队后劲充足,团员的职业范畴广。

  郭家豪透露,恢复管弦乐编制之前,市工人文化宫用1年时间建立了45人的弦乐团。通过提高与打磨,团队具备了较好的演奏能力与配合能力。其后一年,市工人文化宫充分挖掘管乐人才,通过选拔最终完成了70人双管编制的乐团。所谓双管编制,就是正规专业化的交响乐编制,基本可以演奏大部分的管弦乐曲目,音乐效果更加丰富。

  爱乐“忠粉”圆梦的舞台

  “乐团目前能够保证每周一次固定排练,演出前还会增加排练,团员职工们都是以文艺志愿者身份在下班后积极参加。他们克服困难,基本不缺席,只为心中的爱乐梦想。” 郭家豪说。

  刚刚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的王瀚悦就职于海伦路同心小学,小王老师利用业余时间加入了乐团,并担任起首席的重要位置,但由于是职场新人,所以每次参加职工文化志愿活动时都不敢让单位知道。后来,市工人文化宫通过虹口区总工会与其所在单位工会取得联系,单位领导非常高兴,全力支持小王老师,让小王老师体会到了工会的温度。

  “从2017年5月的室内乐团,到现在完整编制的茉莉花交响乐团,本人有幸见证了乐团一步步的成长,这其中离不开市总工会的大力支持,更离不开乐团所有成员的坚持与努力。” 来自一家外企的谢碧璠感慨地说,身处乐团,在指挥的统筹引领下,用自己的乐器演奏出美妙的音符,与其他声部汇成和谐动听的乐曲,并把美妙的音乐带给台下更多的观众,我想这是大部分成员在忙碌的工作之余坚持参加排练演出的动力之一。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